广告位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和记娱乐官方旗舰版 >

全国复工大作战

2020-03-03 19:47和记娱乐官方旗舰版 人已围观

简介劳动力回流预示着大型企业正在复苏,许多省份都在上报他们规模以上工业的复工率已超过90%。但在这些大工厂之外,经济复苏还是小心翼翼。 2月29日,布达拉宫宣布将与淘宝旅游合作...

  劳动力回流预示着大型企业正在复苏,许多省份都在上报他们规模以上工业的复工率已超过90%。但在这些大工厂之外,经济复苏还是小心翼翼。

  2月29日,布达拉宫宣布将与淘宝旅游合作,开展首次网络直播。王鹏觉得这已经是没办法的办法,“如果直播能代替旅游,谁还出门花冤枉钱?”

  2月29日,在山东烟台火车站,务工人员准备乘坐复工专列。(新华社 唐克/图)

  2月的最后一天上午,在山西晋城富士康,在此工作两年的郑宇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阵仗——往常热闹的厂区大门空荡无人。为了方便已经复工的近万名富士康工人上班,交警对工厂周边道路实施了管控,有专车将他们从宿舍送到厂区。

  半个月前,他从邻近的高平市返回时,晋城客运公司专门组织大巴负责接送,一分钱没花,还有交警开道。

  这几乎是晋城富士康复工者们的共同经历。作为中国境内最大的代工厂商,富士康在中国有近百万员工。过去两周来,他们一直想尽办法提高复工率,在郑州和深圳工厂,除了安排车接车送之外,企业还通过调高工人到岗工作的奖励,来刺激人员回流。

  随着持续两个多月的疫情慢慢放缓,一场复工大作战正向全国铺开。相对于可怕的疫情,经济下滑的代价同样令人难以承受。

  一位在义乌从事卫浴用品生产的老板用“抢人”来形容当地政府督促复工的态度。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过去一周,他几乎每天都能接到政府的电话,询问复工到岗有什么困难。

  有人接,也有人送。在劳务输出大省的河南,人力和社保部门宣布他们截至2月24日,已经有组织输送26.08万农民工外出返岗,由政府出面组织的专车专列就达到4630车次。

  全国各地都在进行一场复工赛跑。劳动力回流预示着大型企业正在复苏,许多省份都在上报他们规模以上工业的复工率已超过90%。

  但在这些大工厂之外,经济状况依然不容乐观。2月27日,工信部副部长张克俭说,截至2月26日,全国中小企业复工复产率为32.8%。

  2月19日,人社部等五部委印发通知,要求各地组织开展对用工集中地区和集中企业“点对点”的农民工专车(专列)运输服务,保障成规模、成批次外出的农民工安全有序返岗。

  2月16日,杭州政府一次包下三列高铁,迎接来自贵州、河南、四川等地的上千名复工人员免费返杭。同日,嘉善县包机搭载的154名企业员工从四川返岗。义乌的“拉人行动”也是从那一天开始。

  自那以后,全国各地的“抢人”行动陆续开始。福建、江苏、广东等地累计从云南、四川、甘肃、广西陆续接回数千名返工人员。一些大型企业也加入其中,美的、格兰仕等制造业用工企业,都选择包机接员工返程。

  轰轰烈烈的“抢人”行动,甚至拯救了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航空业。过去两周来,包括南航、东航、厦航在内的多家航空公司都推出了复工定制包机服务。

  东南沿海的经济大省是这次抢人行动的主力。为了尽快复工,各地还出台了吸引眼球的补贴政策。在东莞,政府宣布人力机构每为东莞企业推荐一个就业就能获得700元补贴;在湖州,政府专门设立了不少于1亿元的企业复工奖金,企业组织外地员工返回的,费用由政府全额补贴,并给新招员工每人1000元的一次性生活补助。

  五花八门的“抢人手段”,显示出经济大省迫切的用工需求。但在劳务输出省份,严控疫情的政令,仍然高于一切。

  晋城富士康员工郑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他从离家到复工,总共交了三份健康承诺书,2月14日离家之前,他家周围一些村子仍然实施严格的出入管控,他的很多同事至今仍未成功返回。如果不是领导此前多次问他返工时间,并帮他开具返工证明,那他现在应该还在家歇着。

  河南的防疫措施之严曾传遍全网。河南直到2月21日才宣布取消高速路、乡村公路的交通管制措施,其中还不包括疫情较严重的郑州、信阳和南阳。在郑州富士康,第一批员工早于2月17日返程,但由于防疫规定,企业此前只能接受持本地户口的务工者返岗。

  以政府公布的统计数据来看,与劳动力密切相关的规模以上工业,已取得一定的复工成绩。2月24日,国家发改委秘书长丛亮说,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复工率正逐步调高。浙江已达到90%,江苏、山东、福建、辽宁、广东、广西也已超过70%。

  但经济发达省份的复工效率,仍受制于河南、四川、湖南等劳务输出大省的输出速率。政府公开资料显示,河南每年外出务工的农民工最高时曾达2876万,主要流向东南沿海、北上广深等发达城市。

  河南人社部门曾公布,截至2月24日,河南全省已有405.2万名农民工返回工作岗位,但这仅仅是春节前返回农民工总数的一半。

  此外,各行业产能的恢复仍普遍落后于复工率。煤电用量常被用来反映一般工业的产能情况。来自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监测的数据显示,2月中旬以来,六大发电集团日均发电耗煤量在40万吨左右,远低于往年春节之后的水平,和去年同期相比,降幅超过40%。

  工业企业的延迟复工已给中国经济带来重大影响。2月29日,国家统计局公布,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(PMI)为35.7%,比上月下降14.3个百分点。PMI是监测经济运行的先行指标。

  此外,数量更庞大的中小企业仍处在危机边缘。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此前对近1000名企业主进行的一份问卷调查显示,有三分之一的小企业持有的现金只能维持四周的运行。另外三分之一的小企业,现金将在两个月后耗尽。

  2月29日上午,北京朝阳区,青海人马保平决定打开锁了一个半月的餐馆大门。这位来自青海海东市化隆县的兰州拉面老板,刚刚度过人生中最焦虑的一个春节假期,因为注意到近期北京人流增多,他打算在3月1号赶快开张营业。

  作为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行业之一,马保平赶快开张的决定,代表了这座城市万千小餐馆老板的心态。

  民生智库与北京市餐饮协会近日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,全国累计有69.1%的企业在疫情期间全部暂停门店营业。其中,八成以上的咖啡馆,超过六成的酒吧、茶馆、外卖送餐、正餐、快餐、奶茶冷饮店、餐饮配送服务全部停业。

  2月26日,商务部服贸司司长冼国义表示,目前餐饮业的复工主要是以外卖方式。重点联系的20家大型连锁餐饮企业复工率达到57%,住宿业复工率达到50%以上。

  但仅依靠外卖难以拯救萧条的餐饮业。早在2月初,西贝莜面村董事长贾国龙就曾公开表示,公司的钱只能维持3个月工资,即便靠外卖自救,每天的外卖额只能达到正常水平的10%。

  2019年全国餐饮业收入突破4.6万亿,春节期间营业收入约占年收入的15.5%。上述调查显示,今年春节以来,全国餐饮业累计受损超过6000亿元,约占2019年全行业总营收的12.8%。

  无数餐馆的关张,意味着无数餐饮行业员工失去了工作。隔离让更多人选择居家做饭,这又间接刺激了超市、配送行业的巨大工作量。二者之间的此消彼长,促成了疫情期间服务业的一次特殊员工流动。

  自2月以来,物美、阿里盒马生鲜、京东、大润发等生鲜超市配送企业,都启动了临时用工计划,鼓励并吸引因疫情影响无法按时开工的本地餐饮、酒店业从业者加入,从事分拣、配送等工作,并在不影响其原本劳动合同的基础上,与员工签署临时务工合同。

  劳动力就这样在疫情之下悄悄转移。盒马生鲜方面向南方周末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,自2月以来,盒马已与云海肴、青年餐厅、西贝、望湘园、57度湘等30多家餐饮企业合作,转移约2000名员工临时加入盒马。

  自三年前来北京开起这间面馆,马保平的兰州拉面馆每天平均能卖出500碗拉面。但因为疫情,他只能和同村出来的四个伙计商量,管吃管住,但工资要延后两个月。

  与沙县小吃、桂林米粉一样,青海海东化隆县的拉面老板们,是城市里的务工者们最主要的餐饮服务者。拉面经济是海东市的“脱贫经济”,海东拉面店遍布全国22个省、5个自治区和4个直辖市,以及11个国家,达到1.7万家,年实现拉面收入130余亿元。

  据海东市政府官方数据,海东市目前已累计有1000余名拉面从业人员在北京、上海、江苏、广东等全国19个省份复工复产。但马保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他现在很忐忑,感觉开门也是赔钱,但不开又不甘心。

  为来北京开店,他之前借了许多债,如果算上店租、采买、水电等经营成本,即便不给员工开工资,自己手里的现钱,顶多再撑3个月。

  2月29日,百程旅行网宣布关闭公司并进行清算。该公司创始人兼CEO曾松在接受《经济观察报》采访时称,目前公司债务过高,在疫情影响下,旅游消费需求几乎为零,公司已无法支撑。

  百程曾是国内最大的线上签证服务机构之一。曾松是中国出境游大型批发商华远国旅的创始人。百程自2011年从华远国旅拆分,主要从事在线签证办理业务和旅游度假服务。

  尽管百程的危机与近年来公司连续亏损有关,但在旅游行业从业者王鹏看来,百程的遭遇正反映出整个行业的艰难处境。

  王鹏自2013年进入旅游行业,先后在国旅、中青旅等大型旅游公司负责出境游业务。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过去每年春节都是最忙的时候,出境游近年来在国内的需求大幅增长,他所在的公司每到春节最少都能承接上千笔订单。

  可眼下的情形让王鹏感到绝望,他对复工没有期望,最近一直在琢磨换一个行业。“即便中国的疫情结束了,其他国家同样有疫情,出入境都不会很快放开,我担心今年就这样完了。”

  王鹏自1月底以来就没有再工作,公司起初还发通知复工,后来干脆几周没消息了。几天前,公司人事打电线%的薪酬。他预感到,复工第一件事就是裁员。

  眼下,和旅游公司同样急迫的还有中国的各大景点。2月29日,布达拉宫宣布将与淘宝旅游合作,开展首次网络直播。王鹏觉得这已经是没办法的办法,“如果直播能代替旅游,谁还出门花冤枉钱?”

  万达影城、博纳国际影城、金逸影城、大地影院等院线,目前正通过线上渠道开设卖品店,主要业务是售卖影城小卖部存留的零食和罐装饮料。为了尽可能回笼一点资金,一些影院还开始销售电影套票,19.9元一张的兑换券,使用期限可以一直到6月30日或12月30日。

  2月26日北京宣布,院线初步复工,必须隔排隔座售票。一家连锁院线的投资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这条复工指示相当于告诉你不要开门营业。因为很少有人会这样买票看电影,更别提在眼下这个时间铤而走险。

  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,全国影院数量为12408家。眼下,他们的复工仍遥遥无期。

 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,2月,中国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录得29.6%,比上月回落24.5个百分点。其中,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为30.1%,比上月回落23.0个百分点。在行业分类中,仅有货币金融服务、资本市场服务商务活动指数保持在扩张区间。

  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因为香港施行封关,人无法流动导致企业没法路演,一季度许多拟到香港进行IPO的企业都在考虑放弃,他估计,如果疫情持续下去,2020年港交所的IPO数量将因此减少40%。

  人的流动是决定经济复苏的最关键因素,但眼下还需要时间。在一家机构对热点城市商业中心人流统计中,目前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商业办公中心的人流恢复度都在50%以下。

Tags: 复工 

广告位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

标签云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46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